辩护结果:不起诉,无罪释放

 

潍坊市奎文区人民检察院:

山东求是和信律师事务所接受骗取贷款罪一案犯罪嫌疑人冯某华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其辩护人。通过会见犯罪嫌疑人、查阅侦查案卷,辩护人较为全面地掌握了本案案情。辩护人认为,奎文区公安局起诉意见书指控冯某华犯骗取贷款罪,明显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应起诉。

理由是:

我国刑法规定的骗取贷款罪,是指自然人或单位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贷款,给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造成重大损失或有其他严重情节的行为。就本案而言,因在案证据没有显示犯罪嫌疑人冯某华参与了卢某华骗取贷款犯罪的预谋,则冯某华是否参与了卢某华、冯某利等人伪造虚假的贷款资料的行为,更具体而言,本案证据能否证实犯罪嫌疑人冯某华是否实施过同案犯罪嫌疑人卢某华、冯某利指证他实施的派吴某到卢某华公司帮助伪造虚假贷款材料、带领宋某到卢某华公司帮助伪造出库单、入库单的行为,是决定犯罪嫌疑人冯某华是否涉案的关键。但是,从侦查机关调取的相关证据来看,起诉意见书指控冯某华参与并伙同冯某利、卢某华伪造贷款申请材料骗取民生银行潍坊分行贷款,明显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在案证据根本不能证实冯某华参与了上述以欺骗手段取得银行贷款的犯罪行为。

现就相关证据分析如下:

一、关于犯罪嫌疑人卢某华指证犯罪嫌疑人冯某华派吴某到卢某华公司帮助伪造虚假贷款材料的事实,明显证据不足:

(一)同案被告人冯某利并未作出同样的指证;

(二)卢某华虽有此指证,但是,冯某华和吴某均予以否认:

1、冯某华辩称,自己没有安排吴某到卢某华公司上班,是吴某自己去的(见第二卷第28页冯某华第二次讯问笔录);

2、吴某证实,冯某华只是让自己去盯着卢某华,看他贷款是否下来了,如果下来了好向他追讨欠款,自己并没有参与任何帮助卢某华伪造贷款材料的行为;卢某华曾经让自己帮助填写过一份红酒的购销合同,自己也不知道干什么用的,并且经辨认本案案卷中两份这份红酒购销合同,都不是自己当时填写的那份(见证据材料卷第三卷第39页);

(三)证人田某、王某证言称吴某参与过教她们如何填写贷款资料(见证据卷第二卷),但是,此二人的证言不足采信,理由是:

1、田某、王某均是卢某华公司工作人员,是重大利害关系人员,其证言的真实性极其容易受到卢某华的影响;

2、田某在其第一次证言中(见证据卷第二卷第42页)证实:“卢某华安排我写了一部分材料,我认得我的笔迹,我能找出我写的东西来”,此次证言中没有提及吴某教她如何填写贷款资料;此后田某的几次《询问笔录》改变说法,才指证吴某教他们填写,这种改变值得警惕;

3、王某的唯一一份询问笔录、包括辨认吴某的辨认笔录(见证据卷第二卷第55页以下),与田某的最后一份询问笔录、包括辨认吴某的辨认笔录都是2016年6月9日在奎文分局经侦大队做的,从笔录记载的时间看,王某是上午做的,田某是下午做的。但是,从田某该份笔录(见证据卷第二卷48页)对有关证言内容再次改变说法的内容(以前笔录说是吴某是在一楼办公室教她填写的贷款材料,这次又称一次是在二楼办公室,一次是在一楼办公室)看,明显是在和王某的证言“对表”,依照王某的证言内容改变了自己以往的证言。这种证言的前后不正常反复,以及存在串证的可能性,都值得警惕;

4、而且,田某的证言,第一次说是卢某华安排她填写的虚假材料,第二次又说是“在卢某华的安排下,吴总教我们这些公司人员填写的”,由此可见,吴总和她们一样,也不过是在接受卢某华的安排填写假材料,吴总并非接受冯某华的安排。

(四)最后一点,也非常关键。从吴某询问笔录所反映的他的个人履历来看(见证据卷第三卷第38页),吴某64年生人,7岁上学,下学后1981年(17岁)去昌乐拖车厂工作到2000年,2000年至今无业。从其个人履历看,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一个对银行贷款业务熟悉的人,冯某华为何要派他去帮助卢某华伪造贷款资料?倒是吴某自己的说法,即在卢某华公司盯着,等他贷款下来的说法十分可信。因此,卢某华等人想借吴某把冯某华拖进案子的浑水,很难得逞。

二、关于卢某华、冯某利指证冯某华带宋某到卢某华公司为卢某华贷款伪造出库单、入库单等虚假材料的事实,同样明显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一)卢某华称冯某华把宋某带到卢某华公司,宋某负责为卢某华贷款伪造了入库单、出库单等虚假材料,但是,冯某华对此予以否认;

(二)宋某证言称,冯某华曾带他去过卢某华的公司,也看过贷款材料,但他看了后认为材料明显不行,就说这些材料肯定不符合要求,然后就和冯某华一起离开了,此后冯某华也没有再找过自己办理过任何业务(见证据卷第二卷第36-37页)。

(三)冯某利在2015年的供述材料中从未提及宋某参与此事,到了2017年的供述材料中才说宋某参与此事,很明显,其供述内容极有可能是受到了卢某华供述的影响。并且,其指称宋某参与伪造虚假材料,据其供述,只是听卢某华说的,其并未亲见,具体如何伪造,她也说不清楚,这种道听途说且无法查证的传来证据,自不足为证。

三、同案犯罪嫌疑人卢某华、冯某利具有诬陷冯某华涉案的强大动机,对其指证冯某华涉案的供述不能轻易采信:

在案证据显示,卢某华、冯某利合谋骗取民生银行贷款600万元中,有220万元冯某利和卢某华被迫归还给了冯某华的客户陈某等人,卢某华、冯某利为此对冯某华不满是必然的,并且,由于卢某华、冯某利无力退还骗取的贷款,通过把冯某华拉下水,就有可能在退还骗取的贷款方面分担自己的压力,这些都是他们明显且强大的构陷冯某华的动机,足以促使他们做出相应的行为。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侦查机关指控犯罪嫌疑人冯某华参与骗取银行贷款,明显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依法不应起诉,呈请人民检察院对冯某华做出无罪处理。

 

         

                                                                                 辩护人:山东求是和信律师事务所

                                                                                          律师 窦荣刚  陈健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八日

        

冯某华涉嫌骗取贷款罪案辩护意见

2018-09-16

创建时间:

52

浏览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